心闻|心理咨询中的家庭治疗

家庭治疗又叫家庭心理咨询,它的工作对象不是单个的来访者,而是长期生活在一起的一家人。有时候也会把家庭治疗进行扩展,超出了核心家庭的范畴,比如来访者可能会带来关系比较密切的亲戚,甚至有可能是闺蜜、邻居、战友等。如果是在学校里做咨询,可能需要把某个学生以及他的导师、辅导员、室友、同学等都纳入到会谈当中。家庭治疗关注的是一个人怎样与他身边的形形的人互动,以及如何调整和改变互动的模式。

家庭治疗出现在大约20世纪五十年代,由精神分析治疗师首先做出这样的尝试,其实是对精神分析的修正。他们发现很多来访者需要修通的问题,其实来自于父母和原生家庭的问题,个人只是家庭的一个成员,所以治疗需要家庭成员的参与,而不是单一个人的咨询,如果能够把父母和其他家庭成员一起请到咨询当中,可以提高咨询的效率。

1.系统式家庭治疗,创始人是鲍文。它将家庭看成一个系统,强调家庭内部关系,每位家庭成员是系统的组成部分,他们都有自己认识事物的模式,称为内在解释,内在解释决定了一个人的行为模式,反过来也受行为模式的影响。系统式家庭治疗的突出特点是重理论轻技术,主要采用非结构性谈线.经验式家庭治疗,其代表人物是惠特克和萨提亚。治疗师帮助家庭成员深入探索他们的沟通交往模式,鼓励个体自我表达。治疗师没有既定的治疗计划,而是运用自己的人格魅力影响家庭成员。

3.策略式家庭治疗,其代表人物是哈利和曼登尼斯。这是一个备受争议的方式,它通过鼓励家庭成员维持或增加现有症状和交往模式达到改变症状的目的。一方面它把焦点放在改变症状上,疗程短,实用性强,从而深受欢迎;另一方面,它忽略来访家庭的主动性,过分强调治疗师的权威而受到诟病。如今,它不再过分强调治疗师对过程的控制。

4.结构式家庭治疗,发端于20世纪60年代,是由萨尔瓦多.米纽钦(Salvador Minuchin)创建的,在家庭治疗中独树一帜。它不只是一系列的技术,更是一种看待家庭的方式。它通过重建家庭结构,改变相应的规则,并将家庭系统中僵化的、模糊的界限变得清晰并具有渗透性,设法改变导致家庭问题或症状的家庭互动模式。

个体咨询关注个人的经历,个人的动机、感觉、认知、行为,帮助个体解决内在的冲突、焦虑和困惑,探索个人发展在不同阶段所面对的任务和需要克服的危机。家庭治疗注重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以及互动模式,问题发生时整个家庭的状态,家庭成员对于事情的反应、感受、认知以及观点的差异。

个体咨询以精神分析取向为例,精神分析治疗师谨慎投入,在咨询过程中保持相对中立,重视移情与反移情、阻抗,增强来访者的反省能力。而家庭治疗师站在一个家庭的立场上,看到症状背后的功能,理解家庭成员是怎样互动的,并且积极运用自身情感,将自己作为系统的一份子加入其中,成为改变系统的一部分,与家庭共同冒险,陪伴家庭探索未知的领域,共同创造新的改变可能性。

有一对夫妻经常为生活中鸡毛蒜皮的事情无缘无故地吵架,严重伤害夫妻感情,于是找了一个有名的家庭治疗师,希望能帮助他们调节情绪,增加沟通的技巧,减少吵架的频率。家庭治疗师跟他们说:“我并不了解你们是怎么吵的,你们吵架的过程是怎样的,所以我想用这样的一个方式来帮助你们,因为你们过来一趟也不容易。”治疗师给了这对夫妻一个建议,让他们找一个录音机,一旦开始吵架就摁一下这个录音的按钮,把吵架的声音录到磁带里,然后把磁带寄给治疗师,这样治疗师可以提供一些具体的建议。

这对夫妻回家照做,过了一个月的时间,他们给这个治疗师写信说,“在这一个月当中,我们非常努力地想要找到那个吵架的感觉,但是每一次当我们想要吵架,摁下那个录音的按钮,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就觉得特别可笑,然后就吵不起来了。”

这个故事非常简短,治疗师没有做任何解释或者分析,他只是让这对夫妻做了一个看上去微不足道的动作,吵架前按下录音机按钮,可是恰好是这个动作改变了一个东西,就是这对夫妻的互动模式。在此之前,当这对夫妻要吵架的时候,他们是站在对立的立场,是对手;可是当他们按下录音机按钮的时候,两个人是在用合作的方式来表演他们是如何吵架的,此时他们就不是对立的关系了,他们忽然发现这个吵架的最基础的结构已经不存在了,所以他们相视一笑,觉得这个事情有一点荒谬,就真的吵不起来了。